埃及神庙刻“到此一游”丢全中国脸?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3-05-27 09:14 点击


从第一组图说“到此一游”的心理动机

图片:埃及神庙涂鸦与西雅图口香糖墙

左:神庙上的19世纪旅行者名字;右:西雅图口香糖墙,全球最恶心的“到此一游”

此次事件的发生地卢克索神庙,布满各种各样的古人涂鸦(注:本专题的涂鸦专指在公共空间乱涂乱画,对应的英文是“graffiti”)。这些涂鸦有古埃及文、古希腊人、卡利安文等等,被认为是金石学家珍贵的研究材料。而考古学家和金石学家的相关论文里,还提到“廊柱上密密麻麻地刻着19世纪旅行者的名字。”(芝加哥大学东方学院金石研究家理查德:《卢克索神庙的涂鸦》)一直到神庙的廊柱有了保护措施,这种现象才得以好转。可见,“到此一游”并不是国人的专利。其实,大概有人类开始,“乱涂乱画”就诞生了。考古学家在庞贝城的古罗马遗址就曾发现涂鸦字迹“Lucius pinxit”,意为“Lucius在此涂写”,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到此一游”。

有人用发展心理学解释认为,“到此一游”和动物用“撒尿”的方式宣示地盘实质是一样的。通过“留名”来临时性宣示自己的“所有权”能让人得到一种自我满足。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留名动机都来自“宣示主权”。纽约地铁的涂鸦历来为人们所关注,最早始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孩子“宣示地盘”。不过有孩子坦言,自己就是“留名”,看到这个名字越来越多地被人知道就开心。这其实是“自卑者”一种寻找“自尊”的手段。

还有人就是无聊。像是西雅图有一面口香糖墙,就被称之为全世界最为恶心的“到此一游”。因为这里以前有座剧院,人们在等演出的时候无所事事,就会把嚼过的口香糖给粘上去,甚至还会做包括自己名字在内的各种造型。

因此,从文化的沿袭上来说中国人有“到此一游”的传统,甚至认为这是民族劣根性,有失偏颇。…[详细]

总结:人类有多种多样的心理动机留下“到此一游”,这和民族无关

从第二组图说“到此一游”的历史基础

图片:明朝公务员与上个世纪50、60年代的长城“到此一游客”

左:明朝公务员在桂林山水“题字”(图自《涂鸦鬼飞踢》);右:现代人在长城留名

一说到“到此一游”,十有八九国人会想到《西游记》,于是有人戏称国人都是被在如来佛祖手里题字的猴子给带坏了。这当然是戏谑的说法,其实说的是中国古代就有“源远流长”的“到此一游”传统。许多文人墨客都喜欢在风景名胜里题字留名。有很多人试图区分古代的“墨宝”和普通的“到此一游”,认为前者的留名是和名胜古迹融为一体,本身格调高雅,为名胜增色。然而,专门研究涂鸦文化的台湾学者毕恒达在桂林迭彩山的石壁上看到这样的刻字:“北京右府差百户李玺到广西公干,正德二年九月二十日游此”。可见没才气的人也就是要“到此一游”。 有人说,上行下效,社会中的上层人士都这么做,民间自然也会形成如此的风气。

当代中国最早被关注的“到此一游景区”,恐怕非长城莫属。有机构统计发现,最早的留名始于上个世纪50年代。清华大学教授彭林就说,这种不好的风气在解放前即使有也不会太多。“大串联”(指文革时期青少年在全国进行革命串联)应该是个高峰。因为“那个时候许许多多的年轻人离开家乡,走到全国各地,比如他们到了北京看到长城、故宫等名胜,便会产生成就感和自豪感,于是自然就想到要留下自己的名字,以证明自己曾经来过。这是可以想象的,在那个时候出门远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认为,由此开始,“到此一游”最终就变成了个普遍现象。…[详细]

总结:古代的题壁文化与上个世纪的“大串联”可能带来给人们效仿的历史诱因。

从第三组图说“到此一游”的社会环境动因

图片:意大利教堂里各国游客的“到此一游”与日本游客涂鸦事件

左:意大利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各种游客涂鸦;右:日本游客在此地“留名”

2008年,日本社会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到此一游”事件。日本一位高中棒球教练和分属几个不同大学的一群学生在游览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古迹圣母百花大教堂时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教堂的大理石墙壁上。过了没多久,一位日本游客来这里参观,看到这些涂鸦非常地愤慨。于是他把这些日本名字都给拍了下来,然后以匿名的方式将照片寄到了这些游客的学校。日本媒体迅速跟进报道了此事。有3名学生受到的处罚较轻,他们写了道歉信,被勒令停学两周,并接受了多次训导。另一位女大学生则被校长直接带着去了佛罗伦萨,在当地的市长办公厅向教堂负责人道歉。此事弄得教堂负责人半感动半疑惑,因为历史悠久的教堂一直被“到此一游”所困扰。日本游客是来道歉的第一人。而那位教练,直接辞职谢罪了。

有报道就指出,在日本社会,对公共空间的干净整洁非常重视,更不用说是历史文化遗产了。所以,全社会对这几个日本人“口诛笔伐”,认为丢了日本人的脸。其实,如果在日本国内,他们大概没有胆子在名胜古迹涂鸦的,为什么在意大利就敢呢?这是因为这个教堂有太多人在涂鸦了,那位新婚不久的棒球教练还被告知这么做能够带来幸福,所以在“别人做我也能做”的思想下,离开了规则的约束(这个规则不单是法律),仅靠靠个人觉悟来抵制不文明行为真的很难。而大部分人也不是蓄意去涂鸦寻求刺激,反而是“从众心理”在作祟。由此可见,要杜绝在古迹涂鸦这种不文明行为需要做的是社会环境的建设,而不能单纯地指望“个人觉悟”。…[详细]

那么,我国的法律有问题吗?其实在《文物保护法》、《治安管理处罚法》乃至《刑法》中也都有相关的法条。主要还是在落实上。当然,不要说执法,就是教育上也存在问题。比如有记者就“到此一游”采访过法国青年,他们说从小就被父母老师带去参观博物馆,了解历史文物的价值,而到了大一些了,还从法律的层面理解了在文物上涂鸦的可能后果。遗憾的是,本次事件中,孩子的妈妈就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乱涂乱画是不对的。…[详细]

总结:个人道德觉悟敌不过“环境”,人有法不责众的侥幸:Emperor